初风_

Sound Horizon乐声似毒-あの日重ねた歌声は 今もまだ响いてる…/如果一切终将毫不犹豫的逝去

[被婶]水镜

山姥切国広做了一个梦。
梦里那个人在哭,哭得很伤心很伤心。
他看不清她的脸。
好像被时光的磨砂一点点磨去清晰的外貌,徒留模糊的、残缺不全的印象。
她一面哭着起身向外走去,山姥切国広伸手想要拉住她,指尖却擦着她的衣角错过。她对他的呼唤充耳不闻,而本丸中其他的刀对她同样视而不见,路过庭院时同为近侍的一期一振抬头向山姥切国広微笑示意,转头又看向嘻闹的弟弟们,平日里最受她宠爱的粟田口短刀们却在跑跳玩闹的间隙巧妙的避开她的身影。
她就这么走到了本丸门口,推开门,哪里不是往日宽敞的大路而是一片黑暗。她顿了顿脚步,她没有回头,她毫不犹豫的跨了进去。

又到了春樱盛放的时节。
那可是所有世界里故事开始的时节,就像是这个山姥切...

2017-08-14

关于神明与相遇·三日月宗近[月酒]

·意识流

·相对正经的同人什么的果然还是更像个人思绪感受整理吧嗯…我是真的很喜欢刀,喜欢日本刀,也喜欢刀刀的角色。他们和它们都那——么好!

·其实完全没有婶婶之类的设定嘛…就是现代就是现在,就是去了那个地方而已。

———————————————————————————————

我对西之丸庭院的美景视而不见,快步流星穿过城外沙地,走过护城河上的大桥赶进大阪城内,甚至来不及像其他游客那样在樱门前比划比划身高。

    即使如此,当我闪过无数停下拍照的障碍,来到天守阁下,气喘吁吁地抬表看时间时,距离闭馆也只有...

2017-07-31

关于神明与相遇·萤丸[焔]

重锻梗…姑且算是。

其实这个脑洞是从烧入的时候就有了的,但是因为懒…最近不是写し了 嘛…于是就码了码…

实话说重锻这个事吧…我心情非常的难以言喻,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真的一点也不开心。

…这个照片,火星真的有像萤光一样飘散呢…


———————————————————————————————

我站在树下,人群之外一步,看着刀匠一锤锤砸到红热的铁块上溅起赤色的飞萤。火焰舞向天空,在风中飘散然后熄灭,我不由得将手贴近树干,咬紧下唇,装作自己能感受到大地脉搏的跳动,仿佛这跳动能抚平心上的皱褶。

叮、叮、叮、叮、叮,锻打声中新的大太刀逐渐成形,失踪在历史湍流中的“萤丸”之名重赋于...

2017-06-22

婶婶在大阪·旅行突发脑洞碎片

活见鬼了真是活见鬼了,婶婶我在大阪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真的,活见鬼了。
是这样的,婶婶好不容易考完试嘛好辛苦的,就跑日本玩去了。然后玩到大阪,在大阪城天守阁,被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和他们簇拥的俊美青年横行拦路了。1、2、3、4、5、6、7、8、9、10、11、12、13,13个小孩从小学生到初中生,一对高一些的双子,一对小小只的妹妹头,看上去小小软软的正太和一个美少女,全都大长腿小短裤。一个婶婶看他们,无比眼熟,无比无比的眼熟。
什么?为什么我数那么清楚?呃…说是横行挡道也不全对,其实就是婶婶我买冰淇淋,这家子刚好排在前面嘛。你想想,十三个冰淇淋,一个球两个球三个球,你说我要等多久,你说我能数多清楚...

2017-06-15

关于神明与相遇·御物组

( ; _ ; )上个假期末,码了篇退退。
( ; _ ; )这个假期末,码了这一篇。假期开始码到假期结束。
( ; _ ; )啊这可悲的效率懒癌以及咸鱼力啊!(明石瘫

——————————————————————————
(一)
回想起来那大概是个春末夏初的午后,新叶展蝉初鸣,睡莲摇摇晃晃冒出细尖儿来,花间叶下满是还未散去的清凉水汽,是炎夏烧来前舒适宜人的天气。
我在在密密匝匝的人群中找着空隙前进,人气硬是氤氲成闷人的热度,无理的蒸发掉阳光。
此地人流涌动稀但不奇,只因吸引众人来到此地的契机稀奇——皇室秘藏多年的御物宝刀竟然得以公开展出——其中自然包括我此行的目的:19世纪被献与天皇后便再未出现在公众视野......

2017-02-13

记一个梦境·别路


好久好久之前的脑洞了嗯…
感觉很糟糕的,各方面意味上很糟糕的脑洞吧?
某天累到要死,真的要死,心情异常抑郁的时候,哗啦啦在理科笔记本后面写下的脑洞。
非常意识流?
…然后被cp说,你怎么又把自己弄死了。
本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死了…?

有时候会想,我还能与刀刀们在一起多久呢?
现实问题,刀刀不会开服伴我一生。
感情上来说,一方面人类非常薄情,一方面虚幻的记忆并不能长久,一方面就算主观上真的很像一直记住神明们,人类那风中灯般转瞬即逝的生命…人魂消逝之后又能留下什么呢。

只是不想忘记而已吧。
只是不想离开而已吧。
————————————————————

一片寂静的黑暗。
手臂紧紧环绕住审神者,将她暂留在怀抱中,力度过大,...

2017-02-04

关于神明与相遇·五虎退[无声曲]

吸——吸——呼——

我深吸几口气,使自己尽量以更平静的步伐走进展厅。

幻想了千百次走入展厅,缓缓地在展柜前踱步,停下脚步贴近展柜细细品味这些宝藏各异的姿态,可幻想没一次如此的令人难以抑制的兴奋。

可以见到真正的,并非文献与照片的诸多名刀了啊…我一直想到这里来看看的。

我想我此刻的眼神必定是贪婪而充满渴望的,如丧尸闻到鲜血的味道,难耐扑上去的冲动。明明不是第一次参观刀剑的展览,我却渐渐紧张,步伐似乎在微颤。

或许只是心理作用,踏进展厅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既存在于现世又被独立分隔开的世界。至少,踏入展厅时,如风吹过身体时的轻盈感扑面而来,浸透了灵魂。


五虎退。

五虎退吉光。

这...

2016-08-27

日常】清晨本丸视察

·一个本丸日常脑洞qwq!

·昨早神一般6点准时睁眼然后打死睡不着,干脆到本丸神游去(划开手机戳开刀刀开始挖地

  …各种折腾我好歹终于有那么一次把脑洞完整的具现化成功了!

·真的很喜欢刀刀,真的是当做家人在看待。这并不是个游戏…是用来爱的。

·不想分享自家婶婶名字所以干脆就叫婶婶了。唔…算婶无名就好了!

·我真啰嗦…


清晨六点,鸟语初啭,晨光熹微,万物色泽还未明了,模糊在青色的拂晓中。

本丸仍旧安静,却非子夜的寂静,大大小小的角落中悉悉簌簌的声响逐渐扩大,压过樱花落于大地的碎声...

2016-08-07

蛍丸よ…你在哪里

·杂
·我有关「萤丸复原计划」的一些阴郁悲观的想法
·明明这个名字要回到世间是很幸福的事情吧…?
·但我真的觉得,新锻造的萤丸…

「萤丸复原计划」在我眼里其实是很悲伤的事情啊,悲伤至极。
……明明修复光忠让我感动的。

锻造新的大太刀并赋予「蛍丸」之名,是否意味着失踪在历史的影子里的「蛍丸国俊」被抛弃了?人们期待着「蛍丸」的再世,献上赞美献上崇拜献上祈愿诞生新的神明,但不再会有人去寻找丢失的孩子,永远不再会有了。
……嘛,其实不该这么悲观,一定会有人想要找回失踪的萤丸国俊的。
不再有人心念着那个失踪的「蛍丸」的话,它也就相当于不存在了吧?即使它是在某个无名...

2016-03-15

怎样才能在摔倒之后骗到小男朋友的亲亲呢(つД`)ノ【脑洞【刀婶嗯…

•有关「啊呀,我摔倒了,要XX亲亲才能起来」的脑洞

•文力?誰か?

•因为蠢所以会自己忍不住吐槽…?

•脑洞了很多年终于鼓起勇气发的…?前途迷茫有点方诶…

•只包含我的小男朋友被被和小天使退酱诶嘿嘿(つД`)ノ有一期的脑洞但语言还需再斟酌…

•我我我我我我一紧张废话就超超超超多的(つД`)ノ

•刀婶哦(つД`)ノ?!!

•就这样,开始咯…?!

•五虎退的场合•

你在地上翻来滚去,最后仰面向上停在那个孩子脚边,鼓起脸颊,眼神十分不开心,无比委屈的对他说:“啊呀我摔倒了,要退酱亲亲才能起来…”

怀抱小老虎的孩子被吓了一跳,睁答茫然无辜的双眼说着“那、那个”后退了小半步,接着在你面前蹲了下来,带上...

2016-02-15
1 / 2

© 初风_ | Powered by LOFTER